me前沿

AIGC火了,元宇宙凉了吗?

作者:产业数字化加油站
AIGC快速发展的滚滚车轮,正在推动着元宇宙前进。
AIGC火了,元宇宙凉了吗?

文/邱燕娜

最近,随着各大厂商大语言模型的纷纷推出,AIGC的火热堪比当前这炎夏。与此同时,之前对元宇宙的充满期待并加码布局的国内外各大厂商却纷纷收缩战线,再加上百度元宇宙项目百度“希壤”业务负责人马杰的离职, “人工智能热了,元宇宙冷了”的论调越来越高。更有媒体大肆炒作说“百度兵败元宇宙”。

这不过是对元宇宙、AIGC理解不够透彻导致的误解。甚至可以说,被人误以为抢了元宇宙风头的AIGC快速发展的滚滚车轮,正在推动着元宇宙前进。

业绩周期长惹得祸

不过从表面上看来,元宇宙的发展现状确实让人担忧:进入到2023年,元宇宙相关的坏消息就不断传出:

2月份,微软在1万人的大裁员中取消了工业元宇宙项目,解散刚刚成立四个月的工业元宇宙团队。工业元宇宙团队是微软在元宇宙热度居高不下时,切入该赛道最主要的方式之一。另有报道称,微软解散了混合现实工具包MRTK的开发团队。MRTK负责搭建虚拟现实平台框架,能够帮助开发者开发跨平台MR(混合现实)应用。

在国内,腾讯调整XR业务线,改变此前的软硬一体战略为硬件方向,并对相关业务团队进行调整。腾讯在去年6月宣布设立XR业务线,期望对XR领域进行全链路布局,在软硬件等各环节积极尝试,意在打造行业标杆的VR产品与体验。此外,有传言称字节跳动也在缩减其元宇宙项目PICO团队。

3月,迪士尼首席执行官罗伯特·艾格启动7000人裁员计划。知情人士透露,迪士尼把负责下一代消费者体验的相关部门“连锅端”了,该部门正在制定元宇宙战略。罗伯特·艾格在2月16日才刚刚任命新高管罗伯特·艾格负责领导该公司的元宇宙战略。

以上还只是坏消息的一部分。

如果我们回过头来看看元宇宙本身的概念,就不难发现,出现当前这种情况恐怕是必然。

根据百度百科,元宇宙是人类运用数字技术构建的,由现实世界映射或超越现实世界,可与现实世界交互的虚拟世界,具备新型社会体系的数字生活空间。“元宇宙”本身并不是新技术,而是集成了一大批现有技术。

日本工程院院士、电子科技大学特聘教授任福继曾表示:“元宇宙是5G通信、人工智能、机器人、互联网、区块链等众多先进技术聚合下,形成的新的数字生态。ChatGPT与元宇宙具有很多共同性,都需要强大的数据、算力和算法支撑,人工智能技术有利于元宇宙更好地促进人与人之间、人与机器之间、机器与机器之间的交互。”。

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学会(IEEE)董事、IEEE标准协会主席兼IEEE元宇宙标准委员会创始主席袁昱认为,元宇宙包括算力、存储、通信、数据和智能等5项支撑技术,其核心技术包括感知与交互、持久存在的虚拟世界、数字金融与经济。

如此可见,元宇宙本身是一个复杂的体系,它关系到相关的各项技术的综合发展。因此产业数字化加油站认为,元宇宙的发展是一个由点带面的过程,每一项相关技术的发展都推动着元宇宙更往前一步。由此不难得出一个结论,大而全、目标高远的元宇宙战略很难快速体现在业绩上,因此由此付出的投资太大了,商业模式也不容易形成。

阿里元境副总经理、技术负责人郭旷野指出,要实现元宇宙这样一个庞大而复杂的虚拟世界,需要多种前沿技术的支持,而且是一个长期渐进的过程。

因从百度离职而处于风口浪尖的马杰就曾指出,元宇宙发展至少还需要5年时间,而且一定会成长为参天大树。

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企业在制定元宇宙的战略,要短期目标和中长期目标结合起来;而且短期目标应该重点放在“点”上,选择一个能够充分发挥既有优势、并且短期内ROI能有所表现的切入点进行突破,否则的无论是资本市场,还是企业决策者,都会失去耐心。

百度内部消息就称,宇宙业务短期内难以看到好的商业模式,盈利能力较差,再加上百度在AIGC、大语言模型方面需要占用大量的资源,导致百度对元宇宙的战略有所减弱。

AIGC与元宇宙协同加速发展

人工智能其实是元宇宙技术组合的一个组成部分,当前人工智能技术的快速发展,其实在驱动元宇宙的发展。如此可见,作为人工智能技术发展的一个重要体现,当前炙手可热的AIGC不但不会取代元宇宙,反而对元宇宙的发展是一个重大利好,有助于加速元宇宙建设。最先提出元宇宙概念的斯蒂芬森在三月份就曾指出,AI热潮对元宇宙的发展是件好事。

袁昱认为,元宇宙中,小到建筑物,大到城市级别、行星级别、星系和宇宙级别,都有非常丰富的内容需要建造,仅仅靠人工建模显然不现实,将AIGC作为重要辅助工具能更加有效地建设内容丰富的元宇宙。

他补充说,AIGC在元宇宙的技术全景图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尤其是在虚拟世界方面。虚拟世界搭建在物理引擎、图像引擎、声音引擎、智能引擎等不同引擎之上,为了能够产生丰富的虚拟地图、虚拟场景、虚拟对象和虚拟角色,必须要有数字内容的生成工具、建模和设计的工具,将来的主流一定是AIGC,也就是由AI产生大量虚拟内容。

他进一步指出,元宇宙和人工智能是一种协同加速发展的关系。人工智能技术取得的一系列突破,将极大地加速元宇宙产业的发展。

在他看来,元宇宙产业的发展有两个关键:一是在供给侧能否提供足够丰富的、高质量的内容,二是在需求侧能否真正形成巨大的刚需,解决问题、创造价值。

他认为,从供给侧看,当前元宇宙面临的一个很大的问题是,要创造海量的内容,还要具备丰富的细节,单靠人力难以实现;而AIGC会极大加速元宇宙所需内容的生成——海量的、多样化的虚拟场景和虚拟物品,在AIGC的辅助下将以一百倍、一千倍的速度被创造出来。不仅如此,生成式人工智能为元宇宙提供深度个性化的各种互动体验与服务。

阿里元境郭旷野持相当观点。他认为,要想在元宇宙获得接近真实的体验,仅有人类玩家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有无限多的虚拟场景、智能化的NPC、故事引擎等,这些依赖AIGC才能办到。在他看来,ChatGPT、大模型技术的发展,带来了一个质变的过程。

Forrester分析师卢冠男也认为,“AIGC支持下的内容创作方式会成为解决元宇宙内容匮乏问题的重要工具之一。”他分析说,AIGC会对现有的内容制作流程有更显著的贡献,提高内容生产效率,以及降低内容创作门槛,甚至将创作环节平民化。

英伟达Omniverse副总裁Lebaredian预计,在未来十年后甚至更早,市场上有望诞生只需通过人机交流即可创建高质量3D内容的成熟模型;人工智能技术的进步,将为构建可定制的虚拟世界提供越来越多丰富的细节及相应的操作选项。他认为,届时数万亿市场估值的AIGC将更好支撑元宇宙赛道,带动上下游产业链协同创新,为元宇宙发展不断注入活力。

与此同时,袁昱还认为,人工智能技术的进一步发展,大模型的能力泛化,乃至通用人工智能的涌现,需要海量的多模态的数据来进行训练,而元宇宙能够以低成本、低风险、高效率和多样性提供一个与现实世界相似的虚拟世界的训练环境,从而加速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

“元宇宙和人工智能是协同加速发展的关系。一方面人工智能技术会极大地促进元宇宙产业的发展,另一方面在元宇宙当中训练人工智能将成为人工智能技术研发的新范式。”袁昱说。

百度元宇宙兵败了吗?

那么网上舆论沸沸扬扬的百度元宇宙兵败了吗?不见得。

离职的马杰发表公开信息表示,“去年和各界合作伙伴一起完成了120+商业案例、上亿元的商业收入”。完成上亿元的商业收入对于一个2021年才发布的项目来说还是相当可观的。

AIGC火了,元宇宙凉了吗?

此前百度官方曾表示,2022 年希壤落成超过 120 项元宇宙活动和空间,覆盖文旅、艺术、汽车和消费等超过 20 个领域。年初,百度还发布了希壤元宇宙底座MetaStack,并称其是全球首个独立元宇宙解决方案,将原本需要6个月到1年元宇宙开发周期缩短至40天。

百度的元宇宙业务也还在推进中。在刚刚落幕的2023中关村论坛全球知识产权保护与创新论坛上,北京知识产权运营管理有限公司联合百度牵头发起设立的元宇宙产业专利池正式启动,首批入池专利达170余项。

而且,就算是已经离职的马杰,似乎也没有放弃元宇宙。他表示,离职后“欢迎对大模型和元宇宙有兴趣的小伙伴来交流”,似乎在暗示他接下来创业也好,再就职也好,可能会在大模型和元宇宙领域。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消极信息不断,但是市场上对于元宇宙更多的还是积极和理性的声音。

埃森哲早前在CES上发布的调查结果显示,消费者和企业对元宇宙作为创造者经济和增强日常任务的工具的兴趣日益增长,预计到 2025 年底将推动 1 万亿美元的商业机会。

同时,尽管对于元宇宙的舆论褒贬不一,但是各地政府主管部门仍然在不遗余力地推动元宇宙的发展,相关的行动方案、支持政策不断被推出。确实,元宇宙是一个发展方向,但快速变现却不现实,因此产业发展需要政策的正确引导。

在供应侧,“元宇宙第一股”Roblox在最新发布的2023年第一季度财报披露,其日活跃用户量再度破新高,同比增长22%至6600万。

最坚决拥抱元宇宙的Meta尽管因业绩不佳快速将战略重心转向人工智能,但是Meta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表示,Meta不会放弃元宇宙,“我们一直专注于人工智能和元宇宙,我们将继续这样做。”

在应用侧,号称“全球乳业首个元宇宙数字孪生工厂”的伊利元宇宙数字孪生工厂在6月1日正式公测上线。值得一提的是,对于任何一项IT技术或者概念来说,只有应用落地产生价值,产业才能真正健康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