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前沿

AI聊天机器人,科技巨头的新必争之地?

作者:北京商报

ChatGPT就像是AI圈里的一枚深水炸弹,引发的震动已经逐渐蔓延到了各行各业。1月30日,AIGC概念股突飞猛涨,消息面上,微软“加仓”,美版头条BuzzFeed“押注”,就连国内科技巨头也传出拟推类似工具的消息,一时间,AIGC再次站上风口浪尖。火是真的,但争议也是真的,科技巨头争相布局之下,探讨其未来前景,或许还要让AIGC再“飞”一会儿。

AI聊天机器人,科技巨头的新必争之地?

AIGC概念股爆发

节后首个交易日,A股迎来开门红,人工智能概念股也不例外。受ChatGPT火爆的带动,AIGC方向领涨,截至1月30日收盘,拓尔思以20%的涨幅居首,万兴科技涨近15%,中文在线涨超11%,视觉中国、掌阅科技、汉仪股份均涨近10%。

AIGC即AI Generated Content,是指利用人工智能技术来生成内容,AIGC也被认为是继UGC、PGC之后的新型内容生产方式,AI绘画、AI写作等都属于AIGC的分支。对AIGC来说,2022年被认为是其发展速度惊人的一年。

去年年中,因为一副AI绘画的作品拿下了艺术大奖,裹挟着巨大的争议,AI绘画开始在全球范围内掀起热潮。去年末,微软旗下的人工智能研究实验室OpenAI又发布了全新聊天机器人模型ChatGPT,凭借着远超同类产品的智能化水平,上线5天后便获得了超过100万的用户数量。

两个月来,行业里对于ChatGPT的关注不减反增。当地时间1月26日,被称为“美版头条”的数字媒体公司Buzzfeed宣布计划使用ChatGPT开发商OpenAI提供的人工智能技术来协助创作个性化内容。

在这之前,市场一度传出微软正致力于把ChatGPT整合进自家的搜索引擎必应,从而挑战谷歌压倒性的领先地位。当地时间1月23日,微软宣布将向OpenAI追加投资数十亿美元,加深与后者的合作。而谷歌内部也曾启动过“Red Code(红色警报)”,围绕ChatGPT,全面调整了AI领域的工作。

1月30日,还有外媒报道称,百度正计划在今年3月推出与ChatGPT类似的人工智能聊天机器人服务,最初版本将嵌入其搜索服务中。

争夺万亿市场

结合ChatGPT的底层技术逻辑,中信证券曾列出了中短期内ChatGPT的潜在产业化方向:归纳性的文字类工作、代码开发相关工作、图像生成领域、智能客服类工作。

Gartner数据显示,到2025年AIGC产生的数据将占所有数据的10%,而该比例在2021年不足1%。量子位智库则根据现有技术及需求成熟度预测,2030年AIGC市场规模将超过万亿元人民币。

面对万亿市场,入局的不止有科技巨头。在去年12月的北京AIGC技术发布会上,昆仑万维发布了“昆仑天工”AIGC全系列算法与模型,并宣布模型开源。在这之前,万兴科技也曾宣布布局AIGC,首款产品万兴AI绘画开启公测;中文在线也已推出AI绘画、AI文字辅助创作等功能。

国盛证券指出,AIGC技术主要涉及两个方面,自然语言处理(NLP)和AIGC生成算法,AIGC投资方向主要包括软硬件与数据集。生成算法、NLP与算力决定AIGC能否运行,而高质量的数据集决定了AIGC质量与商业模式。

据了解,布局NLP赛道的企业主要包括谷歌、微软、科大讯飞、拓尔思等;布局AIGC生成算法和数据集赛道的企业主要包括英伟达、Meta、百度、视觉中国、昆仑万维等;布局算力赛道的企业主要包括澜起科技、天孚通信、中兴通讯等。

“毫无疑问,以ChatGPT为代表的大型语言模型(LLM)将会成为未来巨头争夺的重点。”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瑞莱智慧高级产品经理张旭东分析称,ChatGPT为我们展示了巨大的应用潜力,完全不局限于创作文本或者图像,比如亚马逊的AWS上复杂的配置未来可能可以由一个大预言模型和用户交互来完成,而不是编写复杂的代码或者从复杂的工具栏里搜索。

“事实上,LLM有可能重构我们今天与信息的交互方式。”张旭东称。

不过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则提出了另一种看法,他认为距离AIGC真正落地以及实际应用还有很远的路。目前ChatGPT更像一个“玩具”,还不是生产力工具。科技巨头会在这个方向进行布局,跟进研发,但在获得更大的技术突破前,ChatGPT很难成为一个风口,按照行业发展规律,不久之后就会快速退潮。

真创新还是玩噱头

备受关注的同时,AIGC也始终逃不过树大招风的宿命。以ChatGPT为例,其被“攻击”的第一点就是技术的创新问题。Meta首席科学家、图灵奖获得者Yann LeCun曾表示,就底层技术而言,ChatGPT并不是多么了不得的创新。虽然在公众眼中,它是革命性的,但是它就是一个设计得很好、组合得很好的产品而已。

ChatGPT的确不能算是一个新应用,单从聊天机器人的角度看,小冰、小度、小爱等都属于这一行列。张旭东认为,ChatGPT能够在短时间内受到大量关注,其核心的原因是它确实达到了非常好的效果,可以说是第一个“能用”的聊天机器人,体验流程也更方便,所以影响的人群更广泛,引发的讨论度也更广。

张孝荣则认为,ChatGPT的传播范围从核心技术精英圈子扩大到了大众层面,但热度在核心圈子里已经下降。ChatGPT对大众的吸引力在于语言组织能力比较强大,能够迅速形成一篇看得过去的文章。但缺点也在于此,由于语料库基于互联网开放信息,文章的细节经不起推敲,在某一些领域往往会出现逻辑或者文字上的硬伤。

至于ChatGPT是否是突破性的创新,张旭东认为这是一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但客观而言,ChatGPT能取得这么好的效果不仅在算法方面有创新,在工程化方面也有很多创新,这些都是值得被认可的”。

争议最多的则当属AI绘画。此前不少网友表示并不提倡AI绘画,认为其“吞的是多位画师的画,用来无版权作画”。对于作出这种判断的原因,该网友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最终生成的画面“乱七八糟的头发和扭曲的手较多,AI不太会画手”。

而所有这些关于AI的争议,也最终都会汇集到同一个方向——AI是否真的会取代人类?对此,张旭东用ChatGPT的例子做出了一种分析。

在他看来,ChatGPT的“能力”非常全面,基本各领域问题都能答上来,但这其实是“举一千反一”的过程,有些像基于庞大的文本库,凝练了多领域问题的很多数据做相互校验,然后挑了一些基础性的内容回答出来。

ChatGPT虽然比之前的模型能力有了非常大的提升,但与人类举一反三的能力还相差较远,没有办法通过聚合人类的现有知识推导出一些新的知识。ChatGPT更多还是在一些场景中作为辅助工作去提效,这样的算法技术距离取代人类还过于遥远。

“事实上我认为ChatGPT会更像自动驾驶领域的L2辅助驾驶需要人机协同,而不是像L5完全自动驾驶一样取代我们的工作。”张旭东总结称。

北京商报记者 杨月涵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