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前沿

聊聊《平凡的世界》里孙少平遇到外星人的情节,是路遥烂尾了吗?

作者:怀左同学

文字来源 | 怀左同学

上一篇文章,我写了田晓霞的离开,并分析了她和孙少平继续往下走的逻辑线。在《平凡的世界》第三本的第三十六章中,孙少平在山坡上看到了晓霞的幻象,后来还遇到了外星人。

虽然路遥后来用比较模糊的手法说那只是一场梦,但我过去读到那段的时候,并不是很理解,怎么好端端的故事中加入了突兀的外星人情节?

为什么要那样写?不能写遇到了猴哥,或者玉帝?为什么非要写外星人呢?写外星人有什么寓意。

直到我这次细读,跟着路遥叙事的逻辑线走,再次读完,大概理解了他为什么要那样写。田晓霞离开于本书的后半部分,即将结尾,但这个时候的主人公之一孙少平,陷入到了情感崩溃,且面临着巨大的精神危机。

以路遥习惯于给人物安排结局的写作手法来讲,他一定会给孙少平安排一个结果,但又不能是魂不守舍、迷迷糊糊,持续处于崩溃中的状态。这和孙少平之前的人物形象不符,也和路遥在他身上寄托的精神不符。

所以在我看来,外星人那一章,其实是借助超自然的力量,给主人公以精神安慰,组成了主人公精神振作的重要一环。

当然,这也属于我个人的一家之言,一千个读者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接下来,我详细分享一下。

01

孙少平到煤矿工作前,他和晓霞确立了感情,两人在古塔山相约,并许下了美好的爱情愿望。晓霞到省报工作后,一共去煤矿看过两次少平,第一次带着采访任务,第二次是为了确认感情。

也就是在第二次,他们还聊到了结婚,聊到了将来到底是要儿子还是女儿,并且约好下次回去要一起回村,让村里人知道他们的关系。

那时候的他们,对未来充满期待,稍微一想,满心欢喜。

晓霞想和少平在一起,而少平一想到一个月后,可以和晓霞一起回家乡,实现约定,带晓霞回村见父母,连做梦都是香的。他设想了一遍又一遍,脑海中预想了无数场景,即将出发去见晓霞前,没想到等来的却是噩耗。

当少平得知晓霞的牺牲后,他情绪崩溃,在雨中狂奔,力竭,摔倒在了泥水洼里。那时的他,还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同宿舍的人看到他都不敢说话,而他躺在床上,持续发呆。

后来晓霞的父亲给他发电报,让他去一趟省城。路上他还做了各种设想,他想着晓霞一定是被救了,受了些伤,受了些惊吓,所以才让父亲给少平发电报,约着见一面……

一路上他边想边哭,到了省城之后,他没有先去找晓霞的父亲,而是先去了晓霞的工作单位,再次确认消息。

门房大爷问他:你找谁?

他说找田晓霞。

大爷愣了一会,说:那娃娃已经……死了,唉实在是个好娃娃。

听完,少平两眼一黑,腿软得如同抽了筋骨,小便失禁,尿了一裤。到了晓霞父亲那里时,他看到了黑色相框,看到了相框上的黑纱和晓霞的照片,他再也绷不住,跪在地上,失声痛哭。

离开时,他带走了晓霞的三本日记,里面记录了他们的爱情,写了他们在一起后短暂的点点滴滴。第二天,他一个人坐车到了黄原,一个人去赴他们之前的约会,在山上回想过去种种,回想他们的所有甜蜜,任泪水滑落。

到这里,我们可以继续设想少平之后的状态。

在他最重要的成长历程中,晓霞一直是他的精神支柱。在学校时,晓霞带他读书读报,打开视野,看到了更广阔的世界。在他到黄原工作后,晓霞经常和他约,给他送书,并且成了他的女朋友,许下了未来的约定。

在少平对未来的设定中,里面一定是有晓霞的,可现在,晓霞的突然离世,让少平精神世界里那根最重要的支柱,轰然倒塌。我们可以类比田润叶,当她想和少安在一起的梦想破灭后,很多年她都没有走出来,对生活失去了希望,甚至还想过自杀。

要注意,润叶和少安,并没有实质性的爱情,也没有约定终生,那么放到少平这里,我们可以想象,他需要多久才能重新振作呢?

只多不少。

但因为书中内容铺设太多,路遥已经没有那么多精力再去铺开写少平的难受与恢复的历程,同时少平这个人物的基调,也不允许他一直郁郁寡欢到全书的结尾。

所以路遥用了一些“特殊方法”,让他在有限的篇幅中,快速调整。

02

《平凡的世界》里,经常有一些路遥的感慨和对人物的评价,穿插于其中。在孙少平梦里和外星人相遇的那一章,开头就有安慰性的句子,例如:“不管是谁,总有一天,都将走向自己的终点。”还有“美丽的花朵凋谢了也是美丽的。”

那天,少平依旧恍恍惚惚,他躺在山坡上,不一会,看到了晓霞了脸。又过了一会,看到了飞行器,后来看到了外星人,然后他和外星人交谈了起来。

聊了不少,重要的有这么两句。

第一,让少平看到了晓霞。

少平说他看到了天空中晓霞的脸,外星人说是因为你太思念女朋友,我们同情你,就用我们的方法让你看到她。

这句话意思是确认,表示少平的思念之苦,上通某种非自然的存在。

第二,聊生命存在的意义。

外星人说:某些生命达到了高度的完美,精神就不再需要物质肉体,就好像是生活在纯粹的精神世界。因此用你们进化论的水准实际上不可能与他们接触。

这句话中,达到高度完美的生命,指的是晓霞。

接着看后面原文的发展,少平往回走的过程中,一直在琢磨这个事情。他觉得自己再一次看到了晓霞,即便是个梦,也是好的。这使他在情感上获得了很大的安慰,并且可以用更广阔的视野去看待生活和生命。

当然,我们知道,这些感受是路遥安排的,他需要让少平振作起来,恢复精神,重新投入到他热爱的生活当中。借助超自然的手法,并暗示是一场梦,虽然在整本书中显得有点突兀,但也不至于太离谱。

如果我们按照真实的逻辑去走,少平精神的恢复,以书里的现实来讲,几乎没有什么办法。比如去找金波,让好朋友安慰安慰他,可关键金波为情所困那么多年还没走出来,不现实;找惠英嫂吧,惠英嫂也是刚没了男人,还在悲伤之中;回家找爹娘和哥哥哭诉,少平也不是那样的人……任其自由发展,短期内肯定不可能走出来。

路遥大笔一挥,安排了梦中的外星人,目的就是安慰少平。

在这一章的倒数第二段,有路遥特色式的感慨,原文是这样的:

生活总是美好的,生命在其间又是如此短促;既然活着,就应该好好地活。思念早逝的亲人,应该更珍惜自己生命的每个时刻。精神上的消沉无异于自杀。像往日一样,正常地投入生活吧!

读起来会觉得稍微有一点尬是吧,不过话说回来,这也算路遥《平凡的世界》中的特色吧。其实路遥自己也说过,他可以驾驭中篇,但没有驾驭长篇的能力。所以我们读书时,会看到许多路遥自白式的感慨。

那章的最后,孙少平往回走,猛然感到一种突发的激动,以致都情不自禁地微笑起来了。

来,做做阅读理解题:作家在这句话中提到的“突发的激动”,“情不自禁地微笑”,具体指的是什么呢?

答:指孙少平获得了精神安慰,慢慢振作起来了。

聊聊《平凡的世界》里孙少平遇到外星人的情节,是路遥烂尾了吗?

03

接下来,我想重点聊聊精神安慰当中的超自然方式。

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去年我们准备搬家时,我爸让我稍安勿躁,他要去邻村找阴阳,然后给算一个黄辰吉日。当时我就笑了,觉得他真的是太迷信,都什么时代了,还动不动就要找阴阳,还整算命算日子那一套。

后来他确实找人去算了,和我妈到西安时,背包里还带了香、符、还有一些用来烧的纸。我无法阻止他们,一想,随他们去吧,开心就好,于是就再没管,任他们安排。

当时看,我的解释只有两个字——迷信。

但结合今天我分析的内容,我发现用迷信去解释这种行为,其实肤浅了,属于我们对他人行为的一种简单的对错评价。难道我爸妈就不知道对错?难道我们真有那么高明?回头想想,其实也不是。

拆开分析一下:

1、他们找人算搬家的日子,目的是为了让我们平安。

2、现实中有什么方法可以一定保平安吗?没有。

3、既然现实中没有,那有超现实的方法吗?

4、有,保不保平安不知道,但可以让人心安。

我们其实活在两个世界当中,一个是现实世界,一个是精神世界。精神世界稳固,人在现实中活着,才会有奔头。从这个角度去看,许多人求神拜佛,从本质上来讲,其实是想获得精神上的安慰。

现代社会,许多人喜欢用科学与非科学去评价事物,但纵观历史,科学出现的年限,其实并那有那么长。换一种说法,科学确实可以解决物质世界的许多问题,那么精神世界的一些问题呢?可以明显地看到,科学无法涉足。

比如晓霞去世了,我们应该如何用科学的方法,让少平振作起来?

我不知道,也没有答案。

小时候我在农村生活,过年时常做的一件事,就是烧香、祭祖、放鞭炮。早上和傍晚,我会给家里供奉的天地爷、土地爷、灶王爷、财神爷,还有家族中已经过世的长辈和祖先上香烧纸。那时我还迷恋《西游记》,以为土地公公也会出来和我聊聊天。

家里煮好的饺子,需要先走个仪式,在过世长辈和祖先的神龛前供奉一会,仪式过后再端给家里人吃。我爸说,那样做,表示的是生者与祖先的联系,是一种共享食物的方式。

在中国传统乡土社会中,同族人聚集组成家族,大家族和零散家庭组成乡村,大大小小的社群,其实主要是为了对抗外部的风险。如果家庭中的重要成员死亡,对于死者来讲,是生命的完结,但对于家庭中的生者来讲,有可能会导致情感崩溃与家庭瓦解。

从这个意义上讲,死亡,其实不是单个人的事情。因为人是由社会关系组成的,单点的消失,必然会造成人际网络的震动。

生者需要用各种仪式祭奠死者。

仪式,表达了对死者的关注,能给人精神慰藉,同时还能重新整合家族成员,保证家族的稳固与延续。

人的精神是脆弱的,需要可以寄托的地方。“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太多难忘的悲伤,需要倾诉,需要有一种方式,话凄凉。

「后记」

在《平凡的世界》中,路遥通过超自然的方式,给孙少平以精神安慰,而在现实生活中,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我们承载的意义会越来越多,需要一些方式去安抚精神。

人,说到底,也是活在精神世界当中的。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