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前沿

“社交元宇宙”风起,落地待时日丨瞭望元宇宙

作者:21世纪经济报道
“社交元宇宙”风起,落地待时日丨瞭望元宇宙
“社交元宇宙”风起,落地待时日丨瞭望元宇宙

编者按:

元宇宙(Metaverse),这个来源于科幻小说的概念,已成为真实世界中的流行语。围绕这一新兴概念,一场产、学、研的实践正在展开。数字化转型中,元宇宙能否担当大任?这些新概念在中国语境下如何落地?南财合规科技研究院数字娱乐课题组策划了《瞭望元宇宙》系列报道,以期为行业和社会公众提供理解元宇宙的敲门砖。

系列报道第三篇,我们将详细梳理市面上的社交元宇宙产品,并就以下几个问题进行深度讨论:目前国内元宇宙社交产品有哪些特性?在落地过程中又存在哪些缺陷和不足?未来哪些技术又将为元宇宙社交提供新的发展路径?

在游戏之外,元宇宙正在寻找与更多领域的结合。

2021年3月10日,“元宇宙第一股”Roblox登陆纳斯达克,当天即涨幅54%,彻底点燃了市场对于元宇宙的热情,而在上市之后,公司的市值也一路高歌猛进,最高点曾探达800亿美元。

但在短短一年之后,Roblox却迎来了持续的亏损,2022年前两个季度,Roblox的累计净亏损额已经达到3.366亿美元,高于去年同期数据(2.744亿美元)。

Roblox的增长瓶颈让市场逐渐回归理性,同时也让更多人开始思考,元宇宙理想的落地场景究竟在何方?

社交是市场给出的答案之一。据七麦数据显示,截至目前,约有228个APP在其应用描述中增添上“元宇宙”三个字,其中有169个自称为元宇宙社交的APP。

分布科技CEO达鸿飞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目前来看,社交的确是元宇宙理想的落地场景之一。“人们的生活逐步从线下往线上转移,越来越多的社交场合也必然会往线上迁移,社交容易凝聚共识,形成价值观,而真正的元宇宙也需要有价值观支撑。”但他同时指出,当下的社交元宇宙产品在可互动对象和场景等方面仍有不足,未来,赛道内的各大玩家仍需在技术和场景方面进行更多探索。

大厂密集布局

梳理目前市面上的社交元宇宙产品不难发现,UGC内容的强调以及元宇宙内容与VR技术的结合成为了各大厂商产品的共同特性。

2021年底,百度元宇宙App“希壤”正式上线。用户可以在希壤中自选身份,从而游览世界,结交朋友。百度对这一应用极为重视,其甚至将一年一度的百度开发者大会及日前的集度新车发布会都搬到希壤上召开。

但与其心血相对应的则是网上不绝于耳的负面评论,“功能过于单一,场景缺少惊喜,虚拟人物移动时动作不真实”等问题也随着app的上线而充斥在互联网上。

无独有偶,今年1月19日,由一点资讯公司推出的啫喱正式在应用商店上线,凭借其特殊的“捏脸”功能,啫喱App迅速出圈,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就占据了苹果应用商店免费榜第一,成为2019年以来第一个排名超越微信的社交类应用。

但好景不长,有关“啫喱App使用用户微信号、QQ号等隐私信息”的消息在网上流传开来,虽然公司立即发布声明对此予以否认,但其随后还是以应用存在“卡顿,延迟、闪退、无法进入等诸多问题”为由,宣布主动从应用商店下架,暂停新用户进入。

而曾经乘秀场直播风口而风光一时的映客也在今年宣布进军社交元宇宙,今年5月,映客App上线了元宇宙K歌产品“全景K歌”、在“全景K歌“中,用户可以生成虚拟化身,穿越进虚拟世界,利用AI实时建模、捏脸生成专属形象,进入到一个3D世界中歌唱。此外,玩家可以在虚拟世界里随意走动,跟同伴进行打招呼、飞吻等肢体互动。而在6月15日,映客集团也宣布更名映宇宙,正式踏入元宇宙领域。

除此之外,腾讯也于今年上线了“超级QQ秀”。据介绍,超级QQ秀将以往QQ秀虚拟形象由2D静态向3D动态转变。腾讯通过在QQ上增加虚拟社交功能“超级QQ秀”,可以利用QQ中的社交资源,完成产品在部分玩法上的试错,同时为下一个社交产品准备好用户画像和数据。

放眼海外,元宇宙社交产品的境况也并不好过,此前曾有报道指出,Meta旗下的元宇宙社交产品Horizon World由于存在太多质量问题,导致目前创建它的团队人员本身也并很少使用。最新数据显示,该平台的用户数量尚不足20万,距离最初设定的50万目标还差30万,且用户数量还在持续下降。

Horizon Worlds让人们可以在虚拟世界中以没有双腿的形象进行交互,这是继Meta CEO马克扎克伯格将Facebook更名为Meta之后的一项关键举措,用户可以通过Meta的虚拟头显Quest系列登录Horizon Worlds,并创建自己的虚拟形象(avatar)。在这里用户可以实现现实世界中大部分活动,利用虚拟形象与世界各地的用户展开社交、拜访朋友、参加演唱会以及周游世界等.此前有媒体透露,Horizon Worlds应该很快就会通过网络版本登陆移动端和PC,但目前来看,未及预期的用户数量很可能导致发布可能会被推迟。

在9月15日发给员工的一份备忘录中,Meta的Metaverse副总裁Vishal Shah表示,该团队将在今年剩余时间内保持“锁定”状态,以“确保在我们解决质量差距和性能问题之前向更多用户开放Horizon。”

除此之外,由于Shah认为员工对Horizon Worlds的使用仍然不够,因此他制定了一项计划,让各部门经理负责确保团队每周至少使用一次Horizon Worlds。“公司每个人都应该把爱上Horizon Worlds视为自己的使命。不使用它,你就无法做到这点。你应该和你的同事或朋友一起使用这软件,以便能与我们的社区互动。”

元宇宙社交路在何方?

事实上,多位受访者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社交元宇宙产品并未形成明显的特色与竞争优势,因此较难在用户心中建立具有标识性的特征。

在达鸿飞看来,元宇宙社交的主要问题在于可互动对象少以及场景较为单一。他续称,目前来看,元宇宙社交的主要场景有虚拟形象塑造,虚拟房地产构建。更进一步的场景有虚拟演唱会等。

展开来看,达鸿飞表示,虚拟形象塑造是早在腾讯 QQ 秀时期就存在的产物,将虚拟人物从 2D 转化为 3D 并无太大的革新。而虚拟房地产属于元宇宙中的资产,资产需要有所有权属性,目前元宇宙中的房地产太过依赖平台,所有权并非真正掌握在用户手中。而虚拟演唱会的用户体验需要有更强的场景感,这部分极度依靠 VR 等硬件设备。“由于更多的场景对硬件设备依赖程度高,导致用户入门门槛高,可互动对象少,难以形成网络效应。”达鸿飞说道。

武汉大学计算机学院教授、资深区块链技术专家蔡恒进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社交元宇宙可以从两个不同的方向来理解,其一是追求这个沉浸感及人与人之间交互的真实感,另一个维度则是技术背后人与人之间交互的实质性关系,比如价值传递,思想交流等。

蔡恒进认为,以上两个路径要求的技术方向也不相同。“一个是要求通过3D的沉浸技术,戴上3D眼镜进入AR/VR的世界,但现在这一领域的发展仍需有核心技术的突破,因此还要等一段时间。”另外一个方向则是构建Web3.0架构。“Web3.0架构的突出特点是数据归个人所有,而由此产生的粉丝也属于用户个人。”他认为,这种情况下,每个人与自己的关系就会有更多的互动,而且这些关系可以记录在案,同时不会被更改,这样就会有更好的价值传递。

针对元宇宙社交产品未来的发展方向,达鸿飞认为,元宇宙社交产品如果要吸引更大体量的用户,就需要更加贴近生活,有效地满足人们在工作,休闲娱乐中的多样需求。“人们使用元宇宙社交进行工作时,渴望的是能获得更高的工作效率,在休闲娱乐中,渴望得到的是在场感,现实生活中体验不到的场景,如太空旅游,时空穿梭等。”

达鸿飞表示,为了实现这些目标,需要渲染技术的发展,需要 VR 设备更加便携更加低成本,以及更低门槛的 UGC 工具。

而蔡恒进则从元宇宙底层核心技术——区块链的角度提出了他的建议。蔡恒进认为,虽然由于社交元宇宙涉及到大量数据和关系,因此区块链技术在社交元宇宙的应用上还存在一定困难,但业内提出的WEB3.0的架构可以为社交元宇宙产品提供一个方向。

“Web3.0强调的是两两之间的信任关系,由于元宇宙社交存在大量的节点,如果将其综合在一起的话,会形成一个时间的秩序,这样我们就把区块链技术的精髓保留了。”

蔡恒进认为,在这样的一个架构里,每个节点、每个人都会变成一个更负责任的主体,而这个架构自然会更有利于创新和协作,同时也更有利于分清楚责任关系。

事实上,蔡恒进所提及的区块链社交产品已经出现。

2016 年投入运营的Steemit正是其中最为人熟知的一个产品。其是由区块链技术驱动并使用加密货币(Steem)来奖励那些上传文字、图片、视频、直播等内容的用户,而其他可获得报酬的方式则是通过管理奖励来实现。

因此不难发现,Steemit本质上的独特之处在于通过区块链技术完成了去中心化。

蔡恒进表示,社交元宇宙产品的盈利逻辑主要是在于通过文本或者音乐上的创新,来实现流量变现。而在Web3.0的架构之下,社交产品所产生的利润可以由社交网络里的参与者来瓜分,而不是由平台拿走,这在某种程度上会极大激励用户对于这一产品的粘性。

下一期,我们将专访上海市政协常委、无党派人士界别副召集人、上海协力律师事务所律师游闽键。他将从放眼全国谈元宇宙愿景、着眼上海看元宇宙落地、聚焦合规看元宇宙发展这三方面展开,与我们详细聊一聊。

出品:南财合规科技研究院数字娱乐课题组

策划:曹金良

统筹:诸未静

研究员:诸未静、蔡姝越、吴立洋、张梓桐

本期作者:张梓桐

设计:陈珊

E N D

本期编辑 刘雪莹 实习生 梅乐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