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前沿

特斯拉变相降价惹争议?新能源汽车难逃“割韭菜”怪圈

作者:车圈能见度
特斯拉变相降价惹争议?新能源汽车难逃“割韭菜”怪圈

特斯拉的车主,不是在维权,就是在维权的路上,不分国家。

在美国,特斯拉最近遭到集体诉讼,理由是特斯拉对自动驾驶功能进行虚假宣传;在挪威,由于特斯拉糟糕的客户售后服务,以及车身质量问题,引起了车主集体绝食维权。

而在国内,随着一份特斯拉变相降价8000元的邮件在网络流传,惹怒了众多老车主,又引起了一轮拉横幅抗议。

面对消费者各种各样的维权,特斯拉向来是不闻不问,甚至还会弄一些意味深长的文字来搞一下消费者心态。比如挪威车主集体绝食事件期间,马斯克就发布了一条推文,说:“我已经定期在禁食了,并且感觉良好。”不知道是真的在分享减肥经验,还是另有它意。

国内这波维权也有10天左右了,目前特斯拉也是无回应状态。至于降价原因,业内猜测很有可能是与特斯拉“霸主”地位不保有关。中国有句古话叫“福祸相依”,这句话放在这个表面风光、让人又爱又恨的品牌身上似乎正为合适。

01

变相降价遭维权

引发国内特斯拉车主维权的,是一封内部补贴邮件。

邮件具体内容为:自2022年9月16日起至2022年9月30日之间交付的所有全新、展车及非全新Model 3及Model Y的车主,若选择购买我司店内保险,且投保险种包含了交强险、车损险,将予以保险补贴8000元。

这一补贴行为被市场解读为特斯拉“变相降价8000元”。本来商品降价是件好事,但对于已经购买的消费者来说就不够友好了,尤其是前一天刚买后一天就降价的,任谁遇到不糟心?

《车圈能见度》注意到,在消息出来后,新浪微博上就立即出现了很多9月16日前提车的车主在表达不满,其中有不少还是9月15日刚提的车,并且是在销售人员的催促下赶紧去提的车。

“昨天提车,今天当韭菜。”“前天才提的车,还是交付一直催着才提的,有没有维权群拉我一个。”“我不相信这个活动工作人员都是今天才知道,那前几天催着提车就是纯使坏喽!”“9月初催着提车,15日请假去办理提车手续,结果16日就降价了,是觉得我们是无脑智障吗?”……从这些车主的控诉中可以看出,他们认为特斯拉无视消费者知情权,欺诈诱导消费者提前交付提车,伤害了信任品牌的消费者。

除了网络吐槽之外,还有部分车主集中去特斯拉线下门店拉横幅抗议。在网络上传播的视频中,某特斯拉门店门口,不少人正扯着横幅现场维权,横幅内容为:“特斯拉坑蒙拐骗,欺诈消费者,还我血汗钱。”

这一画面不禁让人联想到2019年的维权事件。当时特斯拉中国大幅下调了在国内销售的Model 3、Model S和Model X的售价,同样惹怒了不少车主,他们集结起来到线下门店拉横幅维权,连横幅内容都颇为相似。

去年上海车展期间的一桩维权事件更是轰轰烈烈,一位身穿印有“刹车失灵”T恤衫的车主站上特斯拉车顶维权,曾引起全国网友关注,后来维权不成反被特斯拉以侵犯名誉权为由告上法庭。天眼查显示,该车主与特斯拉的案件已经在8月30日开庭审理。

基于这些先例,恐怕此波特斯拉车主维权之路也不会好走,目前对于老车主的维权行为,特斯拉方面还没有官方回应,倒是蛮符合其一贯的我行我素风格。

02

补贴冲刺交付量?

特斯拉一些门店销售人员证实了网传邮件的真实性,称补贴这是为了冲刺交付量。不难理解,在今年第三季度,特斯拉的销量表现出现了“瑕疵”。

乘联会数据显示,今年7月,特斯拉销量仅8461辆,同比下降1.9%。而同期比亚迪销量15.9万辆,同比增长247.2%,领跑新能源市场。上汽通用五菱、吉利、广汽埃安和奇瑞分别位列第2名至第5名,特斯拉仅排在第15位,远低于哪吒、零跑、小鹏、理想、蔚来等一众国产新势力。

这样看,是要好好冲一波交付量了。不过,有分析认为,特斯拉7月的拉垮表现主要受其产能升级影响,产能下降导致交付量同比下降。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改造计划从7月开始,其中Model Y的二期产线于7月16日改造完成,而Model 3的一期产线于7月17日开始改造,8月7日改造完成。在升级生产线后,8月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的交付量增长了不少。

除了冲刺交付量之外,特斯拉的促销也像是为了迎合市场环境。在中国市场,它的霸主地位正受到中国新势力们和传统车企的严重挑战。而近期,包括小鹏、理想等品牌也在进行不同程度的降价。

8月,小鹏汽车率先推出多项优惠促销,涉及的车型包含小鹏G3、小鹏G5和小鹏P7等,最高优惠金额达2万元。

不久前,理想汽车透露理想ONE车型将停产,由新车型L8替代。这直接导致一些理想门店的现金优惠叠加礼品、保险减免之后,理想ONE优惠额度超过2万元。这波操作也让理想ONE的老车主们非常愤怒,感觉遭到了“背刺”。

回到特斯拉限时补贴事件本身,老车主“不答应”情理之中,这事还引发了一些潜在车主的担忧:万一趁着补贴去提车了,后面再来一波降价怎么办?

毕竟特斯拉也不是没做过类似的事。去年6月11日至7月31日,特斯拉推出官方购车优惠,该时间段内交付的国产特斯拉车型可享受“特斯拉合作金融机构/融资租赁优惠费率”或“特斯拉合作保险机构7000元保险补贴(不可叠加)”。

结果,去年7月8日,特斯拉Model Y标准续航版上市,售价27.6万元,较此前的长续航版下降7.19万元;去年7月30日,特斯拉Model 3标准续航升级版的价格下调1.5万元至23.59万元。

这样看,车主的担忧不无道理。而且在今年二季度的财报电话会议上,马斯克曾表示,“我认为通胀将在年底前下降,希望在那个时候我们可以稍微降低车价。”后来在股东大会上他又表示,通胀可能会下降,更多特斯拉所需的大宗商品价格呈下跌趋势。

再加上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进行了设备升级,生产效率进一步提升。种种因素叠加,这也让业内预测,特斯拉的进一步降价将成为可能。对新车主来说是好事,对老车主来说是伤害,特斯拉是该想想如何平衡好这些问题了。

作者 | 刘媛媛

来源 | 车圈能见度(CarVisibility)

END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