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前沿

人工智能产业立法 概念和产业边界逐步清晰化

作者:IOT视点

2016年,谷歌人工智能AlphaGo完胜韩国棋手李世石,成为首个击败世界冠军的电脑程序,AI热潮扑面而来,这一年也被称为人工智能元年。

机构数据显示,人工智能市场近五年年复合平均增长率达44.5%,显著高于同期全球市场26.2%的复合年均增速。预计到2025年,大陆人工智能领域市场规模将突破4000亿元。

人工智能的迅猛发展将深刻地改变人类社会,各国都非常重视人工智能产业的发展,都将其视为提升国家竞争力、维护国家安全的重大战略。

如何加快人工智能关键技术转换应用,促进技术集成与商业模式创新,推动重点领域智能产业创新,培育人工智能产业新业态,这需要法治环境来保障。人工智能产业越是发达,对于立法的需求就越是迫切。因为无论是新技术,还是新经济的蓬勃发展,都是既需要运用法治思维为新产业、新模式创造机会,提供制度驱动力,也需要通过法治方式为新产业、新模式设立底线,确立监管新规则。

中国人工智能产业发展的“三步走”战略

往前追溯,人工智能的研究自1956年达特茅斯会议以来,起起伏伏发展了60余年。但就在最近几年,才随着深度学习算法、海量的数据和充足的计算力三大要素的合理,促成了变革性的突破,AI系统在语音识别、图像识别等诸多领域取得了超越人的能力的成果。

人工智能产业立法 概念和产业边界逐步清晰化

对于大陆来说,在2017年,发布了第一个涉及人工智能领域系统战略部署的文件-《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提出了面向2030年的大陆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的指导思想、战略目标、重点任务和保障措施,目标是构筑大陆人工智能发展的先发优势,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和世界科技强国。按照此规划,大陆人工智能发展战略目标分为三步走。“三步走”战略为大陆人工智能发展提供了重要的政策指导。

人工智能产业立法 概念和产业边界逐步清晰化

可以说,现在正处于从第一步走到第二步的阶段。第一步走的目标具体包括三点:一是新一代人工智能理论和技术取得重要进展;二是人工智能产业竞争力进入国际第一方阵;三是人工智能发展环境进一步优化,在重点领域全面展开创新应用,聚集起一批高水平的人才队伍和创新团队,部分领域的人工智能伦理规范和政策法规初步建立;第二步走的目标具体包括三点:一是新一代人工智能理论与技术体系初步建立;二是人工智能产业进入全球价值链高端;三是初步建立人工智能法律法规、伦理规范和政策体系,增强人工智能安全评估和管控能力。

可以看出,其中对于人工智能产业伦理规范和政策法规初步建立是重要的一项步骤与任务,也是实现三步走战略的重要路径。

突破!全国人工智能领域首部地方性法规出炉

继《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后,大陆陆续发布了《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白皮书(2017版)》、《人工智能标准化白皮书(2018版)》、《高等学校人工智能创新行动计划》、《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创新发展试验区建设工作指引》、《新一代人工智能治理原则——发展负责任的人工智能》等文件。

可以说,这几年国家对于人工智能的产业的扶持与投资是肉眼可见的,也直接促成了该产业的蓬勃发展。为把握这轮重大发展机遇,未雨绸缪,对人工智能产业的发展及时提供强有力的法治保障变得更为迫切。

深圳作为经济特区,近年来,依托电子信息产业优势,以大力突破核心关键技术为路径,加快了人工智能产业布局,形成了深圳湾科技生态园、金地威新软件科技园、南山智园、宝能科技园、龙岗天安云谷产业园等多个人工智能产业聚集区。在智能硬件、计算机视觉、自动驾驶、智慧金融、智慧医疗等领域的“AI+应用”发展全国领先;深圳创新创业氛围浓厚,拥有华为、腾讯、优必选等人工智能知名企业,制造业和服务业发达,让人工智能有更好的产业依托,且人工智能企业增长迅速,数量仅次于北京位居全国第二;在人工智能产业链上涵盖基础层、技术层和应用层三个环节,构成梯次接续的企业生态体系。率先为人工智能产业立法成为一种必然,也是深圳打造全球领先的人工智能产业高地的重要抓手,更将为国家层面立法探索经验。

7月14日,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发布关于《深圳经济特区人工智能产业促进条例(草案)》公开征求意见。9月,《深圳经济特区人工智能产业促进条例》(下称《条例》)正式公布,并拟于今年11月1日起实施。

人工智能产业立法 概念和产业边界逐步清晰化

《条例》从技术角度对人工智能的概念作出了规定——利用计算机或者其控制的设备,通过感知环境、获取知识、推导演绎等方法,对人类智能的模拟、延伸或扩展。同时明确了人工智能产业的边界,将人工智能相关的软硬件产品研究、开发和生产、系统应用、集成服务等核心产业,以及人工智能技术在民生服务、社会治理、经济发展等各领域融合应用带动形成的相关产业都纳入人工智能产业范畴。

在明确人工智能内涵与外延的基础上,《条例》还率先建立人工智能统计与监测制度,为促进人工智能产业发展提供精准统一的数据支撑和政策支持。

《条例》要求政府构建人工智能产业公共数据资源体系,建立人工智能应用领域的公共数据共享目录和共享规则,推动公共数据分类分级有序开放。同时,建立面向产业的算力算法开放平台,鼓励和支持高等院校、科研机构和企业建设人工智能算力基础设施,开放算力资源,降低企业开发成本,缩短开发周期,培育共享协作的开源治理生态。

人工智能的应用,无处不有、无处不在。离开了社会应用,人工智能产业犹如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断然不能发展起来。《条例》出台一系列政策,发挥应用场景赋能人工智能产业发展的作用,更好打通创新“最后一公里”。首先,强化应用示范;其次,着力引导开放;再次,创新产品准入。

《条例》要求设立专门的人工智能治理机构,规定市政府应当设立人工智能伦理委员会,加快推进人工智能伦理安全规范的制订和实施,深化人工智能技术伦理、安全风险等方面的研究,推动构建覆盖全面、导向明确、规范有序、协调一致的人工智能伦理治理规则。

最后

所有的立法目的都是促进发展,新一代的人工智能规划基本的指导原则明确,创新和治理是两个轮子,都是为了更好地发展。

深圳的探索反映了人工智能的一个特点,即人工智能领域出现新的场景应用的问题、监管的问题,实际上是随着技术和产业不断发展而涌现的,在人工智能产业较发达的地区,对于立法的需求就更为迫切。

《条例》作为一种地方的先行先试,具有积极意义,对于未来国家立法也具有极大的促进作用。

相关内容